前进国际6.人物》有趣的故事没有国界:陈致元即将在波隆那书展

S快生活
2020
06/19
09:06

前进国际6.人物》有趣的故事没有国界:陈致元即将在波隆那书展

(照片:亲子天下提供)

近年台湾图画书创作在国际一再交出亮眼成绩,2019年波隆那儿童书展开幕前夕,特别製作「前进国际,台湾原创图画书,出发!」专题,从政策、观点、人物与版权等不同切面,纵横观照台湾文化创作环境及对外的竞争实力。

人物篇的第3场专访,邀请到曾占居《纽约时报》及韩国年度童书畅销榜的图画书作家陈致元。在应邀至波隆那举行工作坊前,请他先与读者分享创作的过程及心境转变。

有一颗蛋在地上滚,滚过树林,滚过花园,又从斜坡滑了下去。最后滚进一个鸭巢里。鸭妈妈并没有发现不对劲,继续孵蛋。有一天,蛋破了……第四颗孵出的是一只全身蓝绿色的小怪鸭,嘴里还一边不停的发出咕叽咕叽的叫着,所以就叫做Guji Guji……




《Guji Guji》内页(信谊提供)

Guji Guji》讲述了鳄鱼鸭Guji Guji的小冒险,谈身份认同,也谈超越族群的爱。这只小鳄鱼鸭在书里的探索甫歇,真实世界里,牠的旅行才正要开始!Guji Guji带着作者陈致元闯上世界的舞台,绘本已翻译成18种语言,读者群横跨亚洲、欧洲、美洲和大洋洲,不只勇夺美国《纽约时报》童书畅销排行TOP10、韩国年度童书畅销排行TOP10,还曾经改编成戏剧,在纽西兰、西班牙、瑞典演出。

Guji Guji》只是一个开始,接下来,就像里头滚呀滚的蛋,陈致元的作品也一本又一本滑到不同国家的孩子手中:《小鱼散步》里充满想像力的小鱼、《一个不能没有礼物的日子》中烦恼给不出圣诞礼物的失业熊爸爸、《阿迪和朱莉》变成朋友的小狮子与小兔子……虽然读者来自不同的国家,在不一样的生活环境长大,但他们与绘本相遇后,生动的角色一次次发挥魔力,与孩子建立跨越国籍、种族、文化的感情。




陈致元于国外出版的作品

随着作品飘洋过海,陈致元多次出席国际性活动,今(2019)年春天,陈致元将再次前往波隆那儿童书展。特别的是,主办单位邀约陈致元举行一场工作坊,他将在全球首屈一指的儿童图书展览上,以讲者身分与各国创作者和出版人交流,这是对创作者的极高肯定。

孩子的内心是一样的

究竟是什幺样的魅力,让那幺多孩子都喜欢陈致元的绘本,甚至不分国界呢?

陈致元早期作品《小鱼散步》中,描写一个小女孩在买鸡蛋的路上,跟猫的影子一同走在屋顶上,透过蓝色弹珠看到变成一片汪洋的世界。陈致元在德国时举行儿童工作坊时,曾有个红头髮的女孩向他说:「我就是小鱼。」

书中的小鱼有黄色的脸、黑色头髮、穿着拖鞋,一个外表完全不同的德国小孩,竟然会觉得自己是小鱼?!追问之后,女孩解释,因为她也会玩小鱼玩的那些游戏。陈致元除了感到惊喜,也发现其中的共通性:「孩子的内心是一样的。」




《小鱼散步》内页(信谊提供)

更让陈致元觉得有趣的是,对绘本感到兴趣的孩子,接下来就开始追问小鱼的背景:「你们国家穿拖鞋,影子又很长,是不是很热?」

儿童文学评论者宋珮表示:「亲人朋友之间的情感、童年时所享受的小小乐趣,都是人类普遍的经验,也就没有文化上的距离。」她指出:「陈致元的作品最吸引人的是,他能把真挚的情感、童年的喜悦,用图画和简明的文字传达出来。他的绘画风格虽然随着不同的故事而转变,却都能藉着线条、色彩、光影和空间营造出一种氛围,让读者能进入故事的情境,感受角色的各种心情。」

信谊基金出版社总编辑刘维中则指出陈致元作品的另一个特色:「很多图画书都在沟通主题,但成功跟不成功的差别在于,有没有用故事在沟通,把主题隐藏在故事里。」

「孩子最先需要的是一个好的故事,主题是大人在思考的。」刘维中以《Guji Guji》为例:「三十几页的篇幅里,有清楚的高潮起伏,故事紧张刺激,有些幽暗面,不过里面有幽默感。」

我也还是会苦恼!以朋友的角度分享创作历程

今年的波隆那儿童书展工作坊,陈致元预计分享创作的过程及心境转变,他笑说,这也顺带让他重新爬梳自己走过的路。他说明:「每本创作不会突然出现,一定是慢慢累积下来的。经过生活的历练、自己的磨练与感受,才会产生一个故事,产生一个风格。」

《想念》的淡雅、《小鱼散步》的怀旧、《Guji Guji》的俏皮,从画风到文字韵味,陈致元每一本绘本都给人不太一样的感受,更不用提最近他帮0到3岁孩子画的《小猪乖乖》系列幼幼书,简单的文字、缤纷的色彩、宛如卡通的画风,拓展了与早期绘本截然不同的风景。

陈致元解释:「每个年纪的孩子理解不一样,也许只差一岁,理解就不一样了。所以你要清楚读者的年纪,然后再思考你想要表达的故事。」

以《小猪乖乖》系列为例,他的初衷就是陪伴孩子,让故事成为「孩子的布偶」。陈致元从自己与孩子相处的生活中,撷取下不同的片段,凝鍊成一系列带着孩子学习「生活自理」的可爱故事。




《小猪乖乖》系列(亲子天下提供)

他将故事比喻为模特儿,创作者则是服装设计师,创作时总要为故事量身定做衣服。他形容:「故事是高瘦的,就要设计合适的衣服,不要让身体看起来太扁;如果故事稍微丰满,就不能设计横条纹的衣服。」

他承认这项要求为自己的创作过程增添了不少烦恼。要能驾驭不同的用具,就像「你会开车,但如果要学开飞机,就要从头来。」不过对陈致元来说,虽然比较花时间,但他也从中得到乐趣和挑战。

所以在构思波隆那工作坊的内容时,陈致元说:「我站在『如果今天也是台下的创作者』的立场,思考我会想听到什幺角度的分享。我希望能像是朋友的分享,让听到的创作者有一点小小的鼓励,知道我在创作过程还是会苦恼,知道『创作就是这样』。」

有趣的故事就能跨越国界

「授权国外的作品通常有两种类型:有台湾特色跟比较没有台湾特色。除了特别想做文化交流的出版社,一般出版社的确会偏好比较没有文化隔阂的作品。」刘维中分享与国外交涉版权的经验。

陈致元作品的经验的确与此相呼应。相较其他绘本,《想念》里头描绘了主角从都市返回家乡,探望母亲的坟墓,其中涵括的华人墓葬文化、亲情表现,似乎提高了外国读者的阅读门槛。




《想念》书封

陈致元说:「国外的一些朋友告诉我,他们能感受到其中的情绪,但他们跟我们亲情的表达是不太一样的。《想念》有卖到日本、韩国,好像亚洲人比较能理解这样的情感。」

不少插画家追问,创作时要不要考量到国际市场?刘维中分析:「韩国一直在发展国际市场,连画风都有考虑到国际能不能接受。但我个人会偏向日本出版业的想法:创作者必须发自内心来创作一个故事,不需要为了国际市场做太多思考,先做出一个好故事就行了。」

刘维中也举同样由信谊出版的《团圆》为例。故事描绘中国的过年,当卖出国外版权时,他曾询问对方,是否因为「中国热」所以才想引进《团圆》?对方表示,他们看的不是文化的意象,而是里面的情感。

有趣的是,这和陈致元的想法不谋而合:「我没有设定读者,我只是想为小孩写一本有趣的书,有趣的故事本身就没有国界。」




《团圆》内页(信谊提供)

在全球化的世代,资讯的流通也早就降低了美术风格的落差。宋珮指出:「随着网路的发达、出版品的翻译和流通,以及电脑绘图的普遍,世界各地的图画书在美术风格上越来越分不出国籍。」

不过刘维中也提醒,卖到国际并非成功的唯一标準,台湾绘本创作者本来就需要与翻译绘本竞争,能够展现「台湾味」也是一种实力。刘维中表示:「你人在台湾,能让读者亲近你、了解你,那就是你的优势。像《妈妈买绿豆》在台湾卖得非常好,虽然不好进入国际市场,但还是非常好的作品。」

下一颗蛋会滚到哪儿去?

4月的书展行就在眼前,问起陈致元对「波隆那儿童书展」的期待,他想了一下,回答:「很多人是去看这几年流行的风格、创作的趋势,每一年都会有很多崭新风格的插画。会场也会有很多创作者跟出版社毛遂自荐,想把自己的作品推出去。现场会有很热络的买卖版权活动,可以看到创作者们的热情,激发彼此的斗志。」

不过对于并非首次出席的陈致元来说,这次与会,真正会期待的应该是与一些老朋友重逢——曾经因为儿童图书创作而牵起的缘分,也将在这个领域重新相遇。

就像书展中活力满满的创作者,陈致元的脑中也不断酝酿着新的故事。这几年他做的大多是0到3岁的幼幼绘本,《小猪乖乖》系列得到各方迴响及喜爱,Youtube频道「Mom & Dad」还以真人演出《小猪乖乖》的故事,其中《乖乖坐马桶》更是得到超过650万的点阅。

喜欢陈致元早期创作的读者,或许会有些想念他最初的单册绘本。不过,期待新作的读者们有福了,陈致元表示,他除了继续创作《小猪乖乖》系列绘本,也打算重新开始做给大孩子、成人的绘本,可能会两边同时进行。

从《想念》起家,以《Guji Guji》初探全球,一路走到现在的幼幼绘本,陈致元依然保持着最纯粹的创作心,单纯地希望作品能陪伴孩子好好长大。未来他和他的作品将会到哪里去呢?真是令人期待!




(亲子天下提供)

陈致元作品
想念
文、图:陈致元,亲子天下,400元,【内容简介➤】一个不能没有礼物的日子
文、图:陈致元,和英,330元,【内容简介➤】阿迪和朱莉
文、图:陈致元,和英,399元,【内容简介➤】小鱼散步
文、图:陈致元,信谊基金出版社,250元,【内容简介➤】Guji Guji
文、图:陈致元,信谊基金出版社,250元,【内容简介➤】


相关热点

相关推荐